[风貌]
[媒体报道]
[1]
[2]
[3]
[4]
[5]
[1]
[2]
[3]
[4]
[5]
[6]
[7]
[8]
[9]
[10]
面友
来源:2009年06月19日姑苏晚报
  ■朱永新(全国大人常委、民进中央副主席)
 

    我喜欢吃面。

  

    到北京工作以后,最想念的就是苏州的一碗面。人的胃,感情最真挚、最诚实,也是最热爱家乡的。

 

    以前,与朋友应酬的时候,即使酒足饭饱,最后上来的一碗面,仍然会被我风卷残云地吃光,而且经常是连汤水都不剩。生病的时候,根本没有胃口,但是夫人送来一碗面,照样能够吃个底朝天。现在人到中年,身体发福,为健康计,不敢像从前那样放肆,但对于面的感情依然如故。

    本来以为吃面是我个人的爱好,但是外地的朋友到苏州,许多人都指定要吃苏州的一碗面。在北京碰到著名相声表演艺术家姜昆的时候,第一句话就是:什么时候请我吃你们苏州的面?

  

    因为面,交了不少朋友。肖伟民就是其中之一。

  

    上世纪90年代末,我经常去体育场路的同得兴面店吃一碗面。刚刚创办的同得兴,貌不惊人,但是一碗面做得地道,无论是原汤、浇头、姜丝、面条,都是一丝不苟。小老板伟民还经常绘声绘色地讲解面文化,告诉我们他的面如何继承了老苏州传统面技艺的基本特色,如何将奥灶面、苏帮面的优点相融合,我才知道,这小小一碗面里还有不少学问。我的家离体育场很近,我因此成为他面店的常客。他也称我为 “面友”。

  

    后来,他把面店搬到了嘉馀坊,我去的少了。

       

    再后来,他又把面店搬到了十全街。开张不久,我去吃面,味道如初,环境则更加高雅。我问伟民,哪里来的钱?一脸悲壮的他告诉我,他这次是倾家荡产、砸锅卖铁、孤注一掷了,几乎卖掉了所有的家当,别墅、汽车、房子,儿子也从高价的外国语学校回到普通的中学读书,还借了200万的贷款,全家人蜗居在20多平方米的老房子里。他说,自己的梦想就是让苏州的面点也能够上大雅之堂,也能够在中国的面文化中有自己的地位。由于成本高了,他的面的价格也高了,但是顾客少了,在亏本经营。我问他,需要我帮忙做什么?他谢绝了。他说,他会用心坚守。

  

    今年五一节期间我回苏,又和夫人去同得兴吃面。伟民春风得意、红光满面。他说,面店终于扭亏为盈了。他说,他现在的梦想是开一家真正的面文化展示馆,一边吃面,一边可以欣赏中国的面文化。他说,他想进一步改进苏州的传统面点,把北方面食的原料引进苏州,加上苏州面汤的配方,使苏州的面营养更加丰富。

  

    我被他的梦想感动了。我敬佩这样一个不断做梦,不断追寻自己梦想的人。我告诉他,我要帮助他“圆梦”。当然,我也有点小小的私心,希望有朝一日,能够在北京吃到正宗的 “同得兴”苏州面。